郎中谢昶

话唠一只

真是我见过最不走心的叫起床了
竟然能把林墨叫醒,这是奇迹

嘉浩啊,你一个上海孩子,怎么有一股重庆口音了?
墨墨,不要打弟弟!

林家兄弟

今天是真的很在乎弟弟的林墨
林家兄弟都太懂事了

选人游戏刚一结束,就有人来叫林墨他们六个人去讨论表演的主题。
林墨看了看,林嘉浩被余沐阳他们扶着去休息。其实吧,他也没有想到林嘉浩会哭成这样。在他印象里,林嘉浩很少暴露情绪。
“你先去看看嘉浩吧。”孙亦航拍拍林墨的肩膀。
“别了,”林墨又看了看,“有那么多人呢,我等会去。”
“你怎么没选嘉浩啊,我们都等着你选他呢,你也太伤他心了。”
“好了好了,我等会儿去。”林墨一边把人往小教室里推,一边还回头看看林嘉浩他们去哪里了。

“林嘉浩,我进来了。”林墨敲敲门,抱着毯子进去。
林嘉浩趴在垫子上,不理他。林墨把毯子展开,盖在林嘉浩身上。又叫了林嘉浩几声,没搭理他,林墨也“咚”一声倒在地上。
兄弟俩互相看看,林嘉浩说胃疼,不想理他。
“得了吧,我还不知道你,”林墨枕着胳膊,看着头顶天花板,阳光透进来,屋子里没有前段时间的潮湿灰暗。“我是你哥啊,你胃疼不疼我不知道?再说了,你林嘉浩是会因为胃疼掉眼泪的人吗?”
林嘉浩还是不理他。
林墨转身,把脸对着林嘉浩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想要个妹妹吗?”
林嘉浩不想理他,用手推他。
“我要是有个妹妹,我会好好保护她,好好照顾她。想要什么都会告诉我,星星月亮我都给她摘。”林墨伸手摸了把林嘉浩的头发,“你怎么就这么犟,给我撒个娇会怎么样?”
“你就是想要妹妹,嫌弃我吧。”
林墨坐起来,右手托着下巴,“你老是那么独立,让我以为你不需要我了。你知不知道,我这哥哥做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。”
“我还记得你小的时候,虽然那时我也小,但是你总是缠着我,教你这个教你那个。”林墨又撸了把林嘉浩的头发,“我还嫌弃你?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啊,我弟弟唱歌好听,长得好看,跳舞节奏感还强,关键腿,和我一样,都长。”
“你只想说自己腿长吧!”
“好好好,我错了,我腿没有嘉浩的长。”林墨拉着林嘉浩的手,“还是小时候好,还知道跟哥哥要抱抱,现在能不能给哥哥一个爱的抱抱?”
林嘉浩拍开林墨的手。
林墨抓着他的手,“林嘉浩啊,关爱哥哥这个孤寡单身狗好不好?我请你吃饭?”
林嘉浩被拉起来,抱着毯子,狐疑地看着他。
“妈给的生活费还有不少,反正月底了,我带你去吃顿好的。走不走?”
“走!”

“你老是一副“我可以,不需要你”的样子,我就总以为你已经长大了。”林墨递了罐汽水给林嘉浩,“你底子好,台风也不错,都能奶新生了。”
“你哥哥魅力这么大,那么多人都想跟哥哥一起,你这么棒,就让让他们,好不好?”
“我们也合作过,你的能力哥哥知道,下一次我一定会考虑你,行不行?”
“好吧,”林嘉浩咬着筷子,有点不情愿。
“你不是一直说喜欢孙亦航嘛,这次机会来了。”林墨给林嘉浩夹了片牛肉,“再说了,我还是你哥啊,你可以一天16个小时随便骚扰我,我可以教你唱歌,看你练舞,帮你写罚抄。”
“你才要罚抄!”林嘉浩瞪他,“为什么是16个小时?”
“你留点时间给哥哥睡觉好不好!”

林墨他们今天差点就过了门禁时间。
累的躺到床上,孙亦航他们凑过来,问他带林嘉浩去哪里了。
“吃饭啊,我现在口袋里是-------空空如也。”
“你们去吃了什么?”
“火锅啊,小是小了点,肉点了不少。”
“林嘉浩胃疼,你还------”何洛洛差点要杀人。
“打住,他胃不疼,我也没让他吃多少辣。”林墨坐起来,“我弟弟我不了解?他不要面子啊?”
林墨趿拉这拖鞋去卫生间,“我们家孩子,要是真胃疼是绝对不会掉一滴泪的。你问孙亦航,我以前肠胃炎,还能唱跳两个小时。”
孙亦航冲何洛洛点点头。

“毕竟是我弟弟,就是争气!”

突然很想写这种,聊天体

某年某月某个晚上,某中学宿舍的阳台上。
方翔锐:人都到齐了吗?小声点,现在开始点名!最帅的方翔锐,到了!第二帅的何洛洛!
何洛洛(死亡凝视):方翔锐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好好做人的机会。
方翔锐(从心的笑):好的,何洛洛到了。展逸文,到了没?
展逸文(财阀的白眼):为什么我们就坐在一起还有点名?
何洛洛:因为方翔锐是个傻的。
孙亦航(无奈托腮):同意。
池忆:同意。
方翔锐:你们这些人啊!
叶筱傲: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?
方翔锐:我们聚众吐槽别人当然要隐蔽一点啊!林墨还在看电视啊吗?
方加成:还在看着,诶,嘉浩也不在。
方翔锐:我把他支出去了,秘密活动嘛!
余沐阳(莫名激动):感觉在做地下工作啊!
方翔锐:不要废话了!第一届“林嘉浩请你离你哥哥远一点”作战会议,现在开始!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30秒后。
“哥,我们还是回去抠下舞蹈吧!”
“好,洛洛你要不要一起?”
“池忆啊,我们也回去吧,天台也没有风。”
“那,鲨鱼,我们也走吧,嘉浩他们拿快递也要回来了。”
“你们不想参加这个会议吗?感觉很好玩!”
“你作业写完了吗?傅韵哲他们快回来了哦~”
“那走吧!”

方翔锐:我再也不是你们的小可爱了!
林墨(发现一切决定把方翔锐关在天台):本来就不是!

林家兄弟的日常

还是个日常,大概是最近越来越会发奶疯的林嘉浩
觉得林墨和林嘉浩真·兄弟俩了

林墨除了是音乐社重要成员(未得到官方承认)之外,还是校电视台优秀主持人。
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财阀表示,只有林墨敢一次又一次采访金刚芭比何洛洛,他不优秀谁优秀,今天我展优秀今天就让他成为林优秀。
(何洛洛:谁是金刚芭比?文文来谈一谈~
展逸文:哥,救我!)

当然,校电视台不止有林墨一个记者。但是呢,会被派去采访音乐社的只有林墨一个,特别是校庆表演之后。
特别是林嘉浩加入音乐社之后。

某位小记者一开始并没有相信大家说的“音乐社只能是林墨采访”的忠告,而且林墨说,“我真的太累了,我刚刚结束了表演啊!拜托你了!”。
因为是专访嘛,每个成员都要说一说自己的心路历程。当然啦,大家都很配合,说一说自己遇到的困难啊,前辈对自己的鼓励啊,彩排时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啊。
就连傅韵哲都在墙角编了一段(自带滤镜的鲨鱼眼中)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故事。
然而,之后他遇到了林嘉浩。
“想不到啊!你看,我都撞墙了!”
“你就放过我吧,我就是这么平平淡淡才是真心英雄,我真的想不到啊!”
“他们都讲过了?你为什么不先采访我呢?我也可以给你讲他们发奶疯的故事,你为什么不能再听一遍!”
林·编不出来·嘉·气到撞墙·浩。
“不然,我给你讲讲,我哥发奶疯的故事?”
“为什么!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哥!”

嘉浩啊,我是怕被墨哥追着打。

当然啦,这位记者还是完成了采访。林墨一边嘲笑林嘉浩,一边胡编乱造了一段。
所以,当音乐社众人看着报纸上对林墨滤镜可能有一万米的林嘉浩,都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当然,后来某次采访之后,林嘉浩也去改了稿来报复哥哥。
第二天,大家看着报纸,林墨真的觉得自己一点不如林嘉浩?
音乐社再一次陷入沉默,哦,不对。
“林嘉浩,你什么意思!是不是你改的!”

小记者第二次不想遇见林家兄弟俩,是在食堂。
“对食堂饭菜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吗?”
有的同学表示很好吃啊╰(*´︶`*)╯!我都吃完了!
有的同学表示很好吃啊,但是贵!(方翔锐:何洛洛你刷的是我的卡!)
有的同学则是戏精上身。比如林嘉浩。
“辣,好辣,不行了!”
之后表演了一段吃白米饭辣的满脸通红,语无伦次。
再比如林墨。
“来人,为本皇试菜。”
何洛洛白他一眼,夹走他碗里的一块排骨。之后抱着自己的饭盒走了。
“珍爱生命,远离戏精。”

“林墨啊,”孙亦航作为大家推选的代表,好吧,其实是他耳根子软,几个小师弟一撒娇,他就来了,对着看电视的林墨说话,“你最近和嘉浩弟弟关系怎么样啊?”
“蛮好的,兄友弟恭。”
“不觉得嘉浩弟弟最近越来越像你了吗?”
“像我不好?”林墨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分给孙亦航,“他最近确实活泼可爱了,有我的风采!”
“林墨!”何洛洛进门,“啪”一下关了电视。
“我们受到校电视台的委托,希望以后你作为我们音乐社的特约记者。”池忆委婉表示。
“到底什么事啊!”林墨真是打不过何洛洛,开不了电视。
“就是,记者站说了,他们不要再采访我们音乐社了。他们心累。”
“为什么!”
展逸文递上手机,学校论坛?
“嘉浩最近好闹腾啊,还是离你哥哥远一点啊,不要两个孩子都像泥石流啊!”林墨读出来,“什么意思!我带坏林嘉浩的,他本来就是!”
“这是阿姨的账号。”何洛洛提醒他。

“好的,follow heart.”

“林墨,你为什么不来玩游戏啊?”
“我累了,心累。”

很久以前的存货,今天才发现
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,但是我站其逸
也许是一个姗姗来迟的故事吧

二十几岁的黄其淋是一家报社的记者,准确的来说,是一个图片记者,他擅长拍摄各种各样的图片,人物风景什么都有。他拍摄过刚刚融化的冰面,也看过漫天的飞雪,接天莲叶无穷碧,霜叶红于二月花,他在自己的镜头下走过了一年四季,然后又一个一年四季。他的镜头下,甜甜蜜蜜的小情侣,有温馨和谐的一家三口,还有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,却没有他自己。
有时候,黄其淋觉得自己被孤独找上了,以前常常觉得,是自己走得足够快,孤独就追不上自己。
然而他可能错估了孤独的实力,也高估了自己的本事。
总之,看着别人成双成对,他心里渐渐有了一些酸楚。谁不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?
说好一起单身一起走,谁先脱单谁是狗,哥们却一个接着一个的找到了对象,还在他面前秀起了恩爱。
“这是个什么世道啊!”
“能够脱单狗就狗,不和光棍做朋友!”
“滚滚滚!”
每天都过着上班,下班,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,就算他是一个安静的人,也想要热闹热闹啊。可热闹,哪有那么容易。

二十几岁的敖子逸是一名历史老师。和其他的男孩子不一样,他对文科有一种天赋,当其他同学还在为一篇作文抓耳挠腮时,他就已经洋洋洒洒写完了。
上高中的时候,他还加入了学校的诗社,写过各种各样的七言律诗,五言绝句,各种各样的现代诗。
那个时候的他一心想做一个校园霸王,心里想着自己应该做一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校霸,把所有的情书都一并伸进了垃圾桶里,然后继续过着逍遥的日子。
大学时是在一个文科专业,那时候连老师都打趣他,说他是大观园里的贾宝玉,身边都是自己的好姐姐,好妹妹。被叫了四年的“三爷”,可是到最后也没找到自己的林妹妹。
少年的棱角,慢慢的被打磨,他也不再是那个像霸王一样的小男孩了。虽然还是很爱玩,很爱闹,可他渐渐地成了一个好老师。
有一天,他在自己的课代表手里,看到了一封粉红色的信。
青春啊,不就是这样吗?
等到自己反应过来,已经过了早恋的年纪。

都到了要恋爱却又找不到人的年纪。

黄其淋就继续过着这样的单身生活。

敖子逸也继续过着这样的单身生活。

早晨,黄其淋咬着面包出门,骑着自己的小电驴,穿着一身亮色的休闲服。他和买菜做饭的阿姨妈妈们聊得来,谈到自己对象的时候,他就笑,笑出了几分青春风流。
“王阿姨啊,你不要担心我啦!”笑得真是狡猾,“阿姨还是帮我看看今天的排骨好不好,免得没找到对象,我先饿死了。”
王阿姨一边笑一边帮着挑挑今天的排骨。

敖子逸到学校门口打了卡,往教学楼走。早晨的校园还静悄悄的,只有做保洁的同学早早地在清理。
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隔壁桌的刘老师叼着根油条冲他打招呼,后桌的张老师问他,为什么没有参加昨天晚上的周末聚会。
“我们三爷操劳国事,哪有功夫跟你们这些莺莺燕燕在一起啊!”课代表突然从门口冒出个头来,跟其他的老师打哈哈。这个小男孩颇为调皮,敖子逸总是觉得从他身上,看见了自己以前的影子。
“行了行了,快快快,让大家去早读了。今天早上早读的常规分要是扣了,我就把你皮扒了。”
课代表冲他做个鬼脸,高高兴兴的回到教室里去了。

开始需要一个人,来填补自己的空缺了。
他们两个没有想过,就在不远的地方有对方那样一个人。

每天早上黄其淋就骑着自己的小电驴,带着自己的相机,从东门出发,去上班。如果工作不忙,他会叼着面包,在小商店里看一看今天的菜,不然就打电话给王阿姨,让阿姨帮自己选一选肉啊鱼啊,中午再去拿。

敖子逸的一天一般是从北门早餐店的一碗粥开始,有时候起迟了,就是一杯豆浆和一两个包子。和北门的大爷们侃一会大山,然后赶上那辆刚刚好的公交车。

一个小区,二十几幢住户,开个业主大会都坐不满一个大厅。
一个在东门,一个走北门。
两个人也许曾经见过面,但是只是一个擦肩而过。
惊鸿一瞥,打了个照面。

黄其淋是一个图片记者,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大事,早上去顶多是选选图修修图这种事情。中午的时候,看看食堂有什么,要是有什么好吃的,就留在食堂吃饭,要是没有,他回去拿自己早上挑好的菜,或是去家小饭馆尝一尝。

敖子逸的课虽然不多,但是作为班主任,他总是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处理。青春期的小男孩总是有用不完的力气。有时,他在办公室里训他们,训完之后,跟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。然后,一起嫌弃菜里多放了盐,真咸。

黄其淋拎着新鲜的菜,还有腌好的鸡翅,王阿姨挑的多了,够两个人吃。他想着要是有个人在家里等着他,又刚刚好刷了今天早上的碗,就好了。

敖子逸看着食堂的菜谱,心想着要是有个人给他做可乐鸡翅就好了,他可以负责洗碗。

下午的时候,黄其淋总会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里,不停的游走着。
也许是某个公园的花开了,也许是某个路口的车撞了,总之,在电子报,或者印刷报纸上,黄其淋不停的奔波,就是为了这些珍贵的图片。带着他最宝贝的相机,记录这座城市的时光,也记录镜头后的自己。

敖子逸有时觉得自己永远年轻,特别是看见蓝天下的球场时。如果没有课,敖子逸会批完作业后,在操场上挥洒汗水。他会换上一身运动衫,像个孩子一样奔跑欢呼。
不然的话,他可能在处理这样那样的事情。
某个教室传来笑声,敖子逸站到窗边,他长得高,穿着一身运动服,像是个被罚站的学生,笑起来满脸的青春。

在这些或忙碌或悠闲的岁月里,想问问你,你现在哪里?为什么不到我这里?
你迷路了吗?
我在工作啦!等等我,耐心点。

黄其淋的晚餐就很杂,有时候是某家小饭店的特色菜,有时候是快餐店的汉堡配可乐,还有时候,他也一个人吃火锅,看着红油里翻滚的牛肉,忘却身边的热热闹闹。

敖子逸的晚餐也很杂,他一般会在离学校不远处吃点什么,一碗牛肉面,或者一份鸡腿煲。当然,如果到了月底,他会和同事一起去吃火锅。

一群人走进火锅店,敖子逸在最后负责关门。
黄其淋拿起手机,孤独的人自拍一下。背景是一家火锅店,有客人进门。

回到家,黄其淋收拾自己。
打开电视,看一部老电影。他性子沉稳,喜欢看各种黑白片,然后在片尾曲响起时,走进厨房,准备第二天的早餐。
做好所有定时工作,躺在双人床上,他还是会觉得孤单,我亲爱的,你可不能走的太慢啊。

敖子逸周三有一节晚自习,就是看着学生们写写作业,偶尔和几个活泼的聊一聊天。
他下周公开课讲近代文化史,去找学校的美术老师借了个存满老电影的U盘,准备剪几个片段,插在PPT里。
爱情啊,有点羡慕。算了,剪《太行山上》。
回到家的时候,小区里暗暗的,只有黄晕晕的路灯。敖子逸打开门,屋子里暗暗的,冷冷清清。
洗完澡,躺在床上。
他想,果然不能看爱情电影,看了就想谈恋爱。把枕头抱在怀里,像是抱着自己的爱人,或者自己的孤独。

果然,爱情电影要和心爱的人一起看。

又是一个小长假,黄其淋在小商店里逛了一圈,挑了几个西红柿。王阿姨给他留了野菜,都是前一天她和小姐妹们一起采的。
黄其淋拎着菜,满口答应王阿姨帮着准备明天的业主大会。

敖子逸在北门喝着粥,店主是个健谈的大爷,聊着聊着就问他,知不知道今天要开会了。
“开什么会啊?”
“业主大会啊,早上七点。快咯,你先去啊。”

黄其淋帮王阿姨检查电线,敖子逸推门进来。
“子逸来得真早,帮阿姨看看椅子少不少。”
“好。”

上午十点,业主大会圆满结束。
“今天辛苦了,我叫黄其淋。”
“敖子逸。”
“要不要一起吃个饭?”
“好!”

之后的日子还是平平淡淡。

敖子逸还是在北门等公交车,但是他再也没有饿着肚子和大爷侃大山。
在公交车上,他想,黄其淋会不会做皮蛋瘦肉粥。

黄其淋还是去东门的小商店里买菜,他跟王阿姨说,多要点鸡胸脯。
“阿姨啊,有没有皮蛋啊?要两个,明早煮粥喝。”

永远不能好好配合的兄弟俩

林家兄弟的日常

弟弟要加入哪个社团呢?
真的很在乎弟弟但是绝对不能让弟弟知道的哥哥的日常
今天还是很喜欢嘉浩弟弟和小叶子

“林墨,你和林嘉浩兄弟俩感情真好!”
“谁说的!╰_╯(林嘉浩的缺点×100)”
“林嘉浩是不是傻啊!他怎么能……”
“林嘉浩是你能说的!(林嘉浩的优点×999)”

林墨有一个弟弟,林嘉浩。对于林墨来说,林嘉浩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--我可以一天骂他八十遍,但是你不能说他一个字。
“口嫌体正直!”--音乐社某展姓财阀。
“闹死了!”--音乐社某何姓社长。

林嘉浩比林墨低几届,现在也到了加入社团,参加欢乐的社团活动,度过欢乐的校园生活的时候了。于是,林墨不淡定了。
为什么林墨不淡定?
因为他不知道林嘉浩会加入哪一个社团。他作为哥哥非常担心弟弟没有选好自己社团,从而使自己的社团活动失去了光彩。
但是这种话,他当然不会让林嘉浩知道。他更不会让林嘉浩知道他因此闹得孙亦航头疼。
你说为什么是孙亦航?
林墨只有一个朋友有弟弟啊,他就是孙亦航。他只能去询问孙亦航的建议。
“文文本来就打算加入音乐社啊。”孙亦航如是说。
林墨托着下巴,怎么办呢?

林嘉浩觉得自家哥哥最近很不正常。
“哥,你作业写完了吗?”林嘉浩问,平时这个时候,书房就像是刑场,要么安安静静,要么尖叫连连------拖了很久的作业明早就要交了。
林墨翘着二郎腿坐在林嘉浩对面,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林嘉浩。
他正在和小叶子聊天。要知道找到一个愿意和他聊林嘉浩,又足够了解林嘉浩,并且不会暴露他的人有多难!

【木木黑土】林嘉浩那小子选社团了吗?
【小叶子】还没有,嘉浩说要再想想。
【木木黑土】→_→效率真低!
【小叶子】不过舞蹈社和戏剧社都邀请了嘉浩。

什么!林墨内心世界崩塌了!
何洛洛,都怪你!说过一万次了要提前准备招新!其他社团都知道提前挖人了!
我弟弟要是参加其他社团了,你就哭去吧!
(何洛洛:喂喂!不是你说千万不要找嘉浩弟弟的吗?)

第二天放学后。
“不过,舞蹈社真的建立了吗?”池忆提问。
林墨倚在自己的电子琴边,“没有,但是呼声很高。”
“啊?什么意思?”
“孙亦航在音乐社,恩皓和夏天一不想离开足球社,”方翔锐凑过来,“舞蹈社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啊!”
“好了,我们来把舞蹈社划掉!”何洛洛拿起粉笔,在黑板上“舞蹈社”打了叉,“那么下一个是戏剧社。”

“嘉浩,戏剧社的学长他们又来找你了。”莫文轩把后座的林嘉浩摇醒,“林-嘉-浩-!”
“又怎么了!”
“嘉浩弟弟,考虑考虑,我们戏剧社真的很需要你的。你的台词功力真的很棒!”
“我会考虑的!”
什么呀,都怪老哥,要不是他们社团和戏剧社一起搞音乐剧,我才不会去背那么那么多的台词呢!
虽然背起来也不是很困难啦,但是,好像不是最喜欢演戏啊!

【木木黑土】真的?
【小叶子】还没有决定啦,嘉浩也很纠结的。

哪纠结了?
林墨看着自己这个倒霉弟弟。
“有没有决定好自己的社团?”林墨双手撑在桌子上,心里慌到炸。妈呀,万一林嘉浩决定好了不参加音乐社怎么办?
“没,我还在考虑啊,”林嘉浩拿出申请表,空空如也。
“小叶子他们呢?”
“他们啊,”林嘉浩拿起铅笔,“他们说要参加音乐社啊,毕竟洛洛哥亲自来拉邀请了。”
林墨内心:什么!别的小朋友都要加入音乐社了,我的弟弟还在考虑?何洛洛,你为什么不邀请他!
(何洛洛:不是你说千万不要让嘉浩弟弟加入的吗?)
“这样吧,我还是去-------戏剧社吧”
林嘉浩偷看了眼林墨的黑脸,写下了“戏剧社”三个字。
林墨内心:完了完了,别的小朋友都加入音乐社了,我弟弟竟然加入了戏剧社。夭寿啊,不能好了。

“早啊,洛洛哥!方方哥!”
“嘉浩早啊,你申请表交了吗?”
“今天就交。”
“嘉浩填了那个社团啊?”
“音乐社啊,洛洛哥不欢迎?”
“欢迎啊,你哥哥担心死了,就怕你不加如我们呢!”

“林嘉浩!你怎么在这里!滚回你的戏剧社去!”
“我是音乐社的成员啊,凭什么走啊!”

“少说两句啦,今天迎新啊。”

后来的某天,大家一起看前一天的表演回放。
林墨一把抢过遥控器坐在最后面椅子上,林嘉浩看看林墨,拖着椅子到最前面去。

“林墨,你怎么坐这么后面啊,我们会挡住你的。”
“不行,离林嘉浩太近,他会抢我的遥控器。”

“嘉浩,你离电视太近了,对眼睛不好。”
“不行,遥控器在我哥手里,他一定会不停放我丢脸的部分的。我必须抢在他前面拔掉电源。”

这么幼稚的人,绝对是亲兄弟!

林家兄弟的日常

脑洞来自CCG那天,鲨鱼小傅轩轩加号四人挤在林墨立牌前
依旧是哥哥弟弟的日常
没想到会有人催我的更

所有哥哥嫌弃自己弟弟的行为都只是在炫耀而已。
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音(独)乐(生)社(子)社长如是说。

“最近林墨好像天天缠着嘉浩啊,他们感情怎么突然这么好了?”方翔锐端着自己的饭菜凑到何洛洛身边。
“我知道我知道,”余沐阳凑过来,“林墨哥没有选嘉浩做“我最喜欢的弟弟”啦,嘉浩不高兴了。”
“什么东西?”
“我们问林墨哥,最想要谁当弟弟,林墨哥没有选嘉浩。”
“那他选了谁?”
“我啊。”余沐阳一脸骄傲。
“他为什么不选嘉浩啊,嘉浩很好啊。”何洛洛放下筷子,问余沐阳。
“他嫌弃林嘉浩不听他的话。”展逸文端着水杯过来,“他比较想要一个听话的弟弟。”

林墨想要一个听话的弟弟,比如鲨鱼那样的;或者一个可爱的弟弟,比如撒娇时的展逸文。但绝对不是林嘉浩这样的。
“林嘉浩他今天买早饭又没有给我买,我为什么要喜欢他?”
“你昨天也没有给他买吧,而且阿姨走之前是要你照顾他的吧,为什么要嘉浩给你买早餐啊。”何洛洛表示同情林嘉浩。
“你真不喜欢嘉浩?”方翔锐问他,脸上一副“想要弟弟”的表情。
“不喜欢也不会让林嘉浩给你当弟弟的!”林墨拍桌子,“我上次让你带他去郊游,你带他去了哪里?拔菜抓鸡,暴风雨的天还要吃你做的饭。”
“我的菜烧的很好!”
“孙亦航带展逸文去了游乐园,吃了大餐!不要狡辩,你就是虐待林嘉浩!”
何洛洛把方翔锐拉走,“明嫌暗秀。”

“你有没有发现,林墨最近一直缠着嘉浩?”方翔锐边叠被子边问何洛洛。
“这个星期,你已经问了我4遍这个问题了。”何洛洛把床头柜理了理,“也是,林墨这星期天天早起去找林嘉浩,不正常。”

“林墨说他最近发现嘉浩很可爱,觉得要挽回林嘉浩对他感情。”孙亦航回忆昨天林墨对他好像是这么说的。
“弟弟再爱我一次?”方翔锐脱口而出。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是我说的啊,怎么了?”叶筱傲看着面前何洛洛,“你们不觉得他们都很在乎对方吗?”
“那天我去找林墨哥看看我们活动的照片,想让他帮我们挑几张好看的。”
“林墨哥刚好看到嘉浩那几张啊,嘉浩超级佩服林墨哥的,一直抱着林墨哥的抱枕团子,还一直要我帮他和林墨哥的立牌合影。”
“我就跟他说,他选了鲨鱼没有选嘉浩,嘉浩很伤心的。”

“所以你是在讨好嘉浩?”孙亦航托着下巴问林墨,“嫌弃他唱歌走了音,舞蹈不行?”
“一针见血地指出他的问题啊。”
“我要是这么对文文,我早被他打死了好吗?”孙亦航扶额。
“所以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你们真是越来越棒了!”何洛洛拍拍文溢的肩膀,几个人一起从练习室出来。
“小叶子!”林墨眼睛一下看见了叶筱傲,“林嘉浩呢,他今天的歌唱的不错。”
叶筱傲指指墙角。
一群人凑过去。

林嘉浩,余沐阳,莫文轩,还有傅韵哲,四个人在林墨的最新人形立牌前差点吵起来。
林嘉浩:他是我哥,我先合照。
余沐阳:可是林墨哥说他喜欢我。
莫文轩:你们不要吵了,快拍吧。
傅韵哲:快点啊,我还没和新的立牌合影!

林墨:哭笑不得

林家兄弟的日常

突然想到的(互相嫌弃)日常

林墨想要换掉林嘉浩这个弟弟。

因为林墨想要个妹妹。
林墨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池忆,林墨非常羡慕他,因为池忆有一个非常可爱非常乖巧的妹妹。
“为什么啊?我也有妹妹啊!”何洛洛把喝完的饮料瓶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。
“你妹妹?”林墨表示呵呵,“你妹妹是一条狗啊!有什么可比性?”
“怎么没有可比性?它又乖又可爱。”
“洛洛,趁我还愿意和你好好说话,闭上你的嘴。”林墨一个白眼,“为什么我没有妹妹啊!”

林墨很小的时候就想要一个又乖又可爱的妹妹。
上幼儿园时,林妈妈怀上了,小哥哥林墨就每天对着妈妈的肚子祈祷,生个妹妹吧!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,照顾你,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。
然后,林嘉浩就出生了。
林墨想,好吧,弟弟就弟弟吧。
爸爸都说了,不能把弟弟再放回妈妈肚子里,再变成妹妹了,算了算了,认命了。

“墨墨啊,你不是说要好好照顾嘉浩的嘛,怎么又和弟弟抢电视看啊。”
“停!”林墨及时制止妈妈的啰嗦,“我当时是说,妹妹啊,我一定好好照顾你--这是妹妹吗?”
妈妈仔细想想,好像是这么回事。
林嘉浩已经趁两人说话,换了台并成功藏好了遥控器。
十秒钟后,
“林嘉浩,你把遥控器藏哪了!”
林墨想要换掉这个弟弟。

林墨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孙亦航,林墨也很羡慕他,因为孙亦航有一个很可爱的弟弟。
“喂喂喂,谁可爱啊?”展逸文摆出一副臭脸,“我可是一米八的帅哥!”
“对对对,文文最帅。”孙亦航一脸“弟弟最大”的享受表情。
不过,林墨觉得,如果林嘉浩可以像展逸文一样适时撒娇,又奶又盐,他们家的气氛肯定会好很多。

“林墨,你不要这么想嘛,嘉浩弟弟会很伤心的。”孙亦航劝林墨。
林墨表示不信,因为他最近觉得林嘉浩正在打算失去他这个哥哥。
比如说,他每天回到家,看见已经休息了一会儿的林嘉浩。
“林嘉浩,帮我倒杯水。”
“你自己倒!”林嘉浩看看林墨,没什么好气。怎么老使唤他啊,你看看孙亦航哥哥对他弟弟,嘿,为什么有这么个哥哥啊!

今天的林家兄弟依然想换个弟弟/哥哥。